前言

開埠時的香港島,只有十六條村落,逾半數在港島南岸,位於北岸的有八條:黃泥涌、筲箕灣、群帶路、紅香爐、西灣、石塘咀、掃桿埔、亞公岩,再加市集,總人口約為5,650。然而隨著城市的發展,華南的人蜂湧而來找尋就業機會,人口逐漸增加。一八四一年六月,港府首次推出拍賣的地段,西起上環,東至醫院山(今律敦治醫院所在),即包括了後來的上、中、下環,正是開埠後港島最早開發的地區。

一八四一年十一月,港府把雅賓利渠和忌連拿利渠之間的山坡劃歸政府發展,並定名為「政府山」。後來的輔政司署(一八四八年落成)、督憲府(一八五五年建成),雅賓利政府宿舍,以至英國國教聖公會的聖約翰座堂(一八四九年建成)都興建在這個山坡之上。至於政府山以東伸延至灣仔的一大片土地,卻被軍部圈作興建「美利兵房」、「域多利兵房」及「威靈頓兵房」,成為軍事用地。這個決定對於港島北岸的發展影響深遠 — 此後商業及住宅區只能循政府山以西及兵房以東的地區拓展。百多年來,兵營橫亙港島北岸心臟地帶,把中環和灣仔分隔開來,直至一九七九年軍部把金鐘兵房一帶土地歸還政府重新發展,情況才有所改變。

一八四三年,港府把新城市命名為「維多利亞城」,包括了上、中、下三環的地方,也就是首次土地拍賣時所賣出的地區。數年間,貨倉、商行和各類中西式住宅如雨後春筍般在這三環湧現 — 中環是政治、經濟中心,海旁及沿山興建了不少歐式建築物;上環是華人主要聚居地,一排排的兩層高「唐樓」,每屋擠住著多戶人家;而灣仔春園一帶卻成為一個環境優美的濱海高尚住宅區,醫院山山腳及灣仔道則倉庫林立。

從一八四一到一九四一這一百年間,內地戰亂頻仍;相對而言香港卻穩定得多。一次又一次的動亂,把內地一批一批的難民送到這個新城市來,政府不得不開發新地區以安置新移民,維多利亞城的範圍亦隨之擴展。一八五○年代,華南爆發了一連串的變亂,廣州及附近城鄉不少居民舉家逃港避亂,使香港人口驟增。從一八五一到五五年短短五年間,人口遞增了一倍,原來已開發的地區不足以容納驟增的人口。港府乃一方面開發西營盤及灣仔石水渠街、春園以東地區,復於黃泥涌村以北及上環海旁一帶進行填海,以增加土地。填海工程是在港督寶靈任內(一八五四至五九年)進行的,因此填海後出現的鵝頸涌及其附近地方,就稱作「寶靈城」。

在堅尼地任內(一八七二至七七年),華人人口比寶靈時又再倍增,已達到130,168人,港府於石塘咀以西地區進行填海;十數年間,「堅尼地城」成為一個新的華人居住區。一八八○年代,政府在銅鑼灣先後進行了二次填海工程,共取得五十英畝土地。在十九世紀晚期,灣仔已發展為一個商住區;另一方面,銅鑼灣在填海後逐漸成為一個新的工業及倉庫區。鵝頸一帶,興建了一些四層高的洋房,成為新的住宅區。城市的範圍分別向東及西擴展。從一八七○年代後期開始,華人因財富日增,遂收購洋商物業,改建為唐樓,華人的住宅區逐漸越過鴨巴甸街向東伸延入中環;洋人轉而搬到堅道、羅便臣道半山一帶居住,這一帶全是歐式建築,遮打、摩地等殷商的豪華府第都位於堅道。踏入二十世紀,堅道一帶居民漸多,富有人家又遷到干德道去。

隨著本港經濟日益發展,作為維多利亞城心臟的主要金融商業中心 — 中環的土地逐漸不敷應用。早在寶靈時代,已提出於中區填海的計劃,但因部分洋商強烈反對而胎死腹中。一八八七年,殷商遮打又建議在中區進行填海,計劃被港督德輔所接納。填海工程由一八九○年至一九○四年完成,增闢五十九英畝土地,新填土地即現今德輔道中至干諾道中一帶地方。在二十世紀初,一幢幢新大廈聳立在海旁新填地之上,中區海旁,面貌煥然一新。

步入二十世紀以後,香港的人口增加得更快。一九○○年,總人口是262,678人,但到一九一一年,已增至464,277人,增加了二十多萬人;一九二○年,更增至625,166人,較一九一一年約多了百分之三十五,而從一九一一年至一九三○年的二十年間,人口增長比率是百分之八十四,其中佔了絕大部分是華人。華人的大量湧入,是中國國內局勢持續動盪所導致。辛亥革命爆發,不少前清遺老官僚避到香港來作寓公;而國內軍閥割據,兵燹連年,民不聊生,迫使華人逃難到香港來,冀能在較安定的環境中發展。由於人口劇增,政府乃開闢土地來解決人口增加帶來的居住問題。

政府除了大力開發九龍外,更於一九二一年在灣仔進行龐大的填海工程,在金鐘海軍船塢以東至銅鑼灣渣甸倉之間進行填海,把原來的海岸線 — 海旁東約(即今日的莊士敦道)推展到新築的告士打道。因為需要大量坭沙填海,故此把摩利臣山移平。新填土地面積共九十英畝,於一九二九年完成,一幢幢四層高整齊的樓房在新填土地區矗立起來。

一九○三年,港府於《憲報》刊登了維多利亞城的範圍,並樹立了六塊界石,標出城市的範圍,這些刻有英文"CITY BOUNDARY 1903"字樣的花崗岩界石,至今尚存,分別位於:

       1.    域多利道以北西寧街公園內(城市西限);

       2.    薄扶林道 行人道,近三九八七號電燈柱

       3.    克頓道,距旭龢道約四百米;

       4.    舊山頂道與地利根德徑交界處附近;

       5.    寶雲道,離司徒拔道交匯點約半公里;及

       6.    黃泥涌道聖保祿小學對面(城市東限)。

隨著社會的發展,城市的範圍亦不斷擴大,已遠超過這些界石所標出的範圍了。

然而,華人對於維多利亞城自有一套約定俗成的名稱:「四環九約」。所謂「四環」,即下環(由灣仔道起至軍器廠街)、中環(由美利操場起至威靈頓街與皇后大道中交匯處止)、上環(由威靈頓街與皇后大道中交匯處起至國家醫院止)及西環(由干諾道西起至堅尼地城止)。所謂「九約」,即:

       第一約:堅尼地城至石塘咀

       第二約:石塘咀至西營盤

       第三約:西營盤

       第四約:干諾道西東半段

       第五約:上環街市至中環街市

       第六約:中環街市至軍器廠街

       第七約:軍器廠街至灣仔道

       第八約:灣仔道至鵝頸橋

       第九約:鵝頸橋至銅鑼灣

港府所公布的「維多利亞城」與華人稱謂的「四環九約」的範圍相若,這正是香港從一八四一年後發展起來的區域。

在這圖片集裡,我們通過簡要的文字及館藏的歷史照片,介紹中環、上環、西環(包括:西營盤、石塘咀及堅尼地城)、灣仔(金鐘及灣仔)、銅鑼灣(包括跑鵝區及東角),以及半山區在二次大戰前的舊貌及發展,所介紹的地區,以一九○三年城市範圍為限,至於港島南區及北角、o魚涌、筲箕灣等,因戰後才有較大發展,故不在本書範圍之內。

時移世易,物換星移,一個半世紀過去了,今天香港的面貌與昔日已大不相同。在二十世紀快將告終的今天,我們翻看這些舊照片,會勾起滄海桑田之歎;它們記錄了一個已逝去的年代;從中可以看到時代的遞嬗,香港發展的足跡。本圖片集在編寫過程中蒙本館名譽顧問白德博士提供寶貴意見,並為內文之英譯進行校訂,謹此深致謝意。

何清顯

香港博物館總館長


中環

中環是香港的心臟,也是港島開埠後最早開發的地區。一八四一年六月港府首次拍賣土地,有廿三間商行購買了五十一幅海旁地皮,興建倉庫和辦公大樓,其中包括了一時瑜亮的渣甸和顛地洋行。數年間一座座西式建築物矗立在皇后大道之上,前臨港海,一直伸延至中環街市(一八四二年啟用),成為香港的商業中心。

在忌連拿利渠以東的政府山,即今花園道與鐵崗之間的山坡,早在一八四一年開埠時已劃為政府專用地段,作為香港政府象徵的港督府便座落在政府山的中央位置;而其下方便是英國國教聖公會的聖約翰座堂,以及政府行政中樞輔政司署所在,這埵足健s城市的政治中心。

在一八六○至八○年代,皇后大道上先後興建了巍峨古典的大會堂,以及與之毗鄰的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大樓,中環更成為維多利亞城的金融和文化中心。隨著香港經濟急促發展,很多原設於廣州的商行遷到香港來,中環土地不敷應用,港督寶靈(一八五四至五九年)在中區填海的計劃受到擁有海旁地段大商家的反對而胎死腹中;但在德輔任內(一八八七至九一年),中區終於進行了填海工程。一九○四年填海工程完成後,新填土地上築起一幢幢宏偉的新建築物:香港會所、皇后行、郵政總局大樓等,令中環面貌一新。

皇后大道中以北是金融和商行區,而皇后大道以南的山坡卻是商住區。開埠初,一些華人在中環街市以南山坡上居住,一八四三年被政府遷往太平山區,這一帶遂成為西人商住區;但一八七○年代以後,華人財富日增,收購了中環山坡的洋樓;威靈頓街、砵甸乍街、閣麟街一帶再次成為華人聚居地,由於這一帶變得非常繁囂,西人遂搬到半山區以至山頂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