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 介

根據於馬灣、南丫島等地的考古發現,早於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,香港境內已有先民聚族而居。至北宋,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重心逐漸從黃河流域南移,而北宋末年金人南下,不少人民更為逃避戰火舉族南遷。部份氏族遷抵香港新界各地建村立業,經歷數百年的發展歷史至今,人口繁衍,田地眾多,其中以鄧、文、廖、侯、彭五族為著,而五大族中又以鄧族的人口及村落數目最眾,就如將要介紹的龍躍頭地區,就是新界鄧族的聚居地之一。

龍躍頭鄧氏的淵源
香港的鄧族原居於今江西省吉安市吉水縣境內,北宋神宗年期間(公元十一世紀中葉)族人鄧符協登進士及第,授陽春縣令(今廣東省陽春市);為官期間曾遊歷今日新界錦田一帶(時稱岑田),深感當地土地肥沃而風水優越,因而向當地農民購田建村,並遷葬祖宗三代於附近一帶,是為鄧族於新界發展之始。

龍躍頭鄧氏的族系,可追溯至鄧符協的曾孫鄧元亮。元亮曾為贛縣令(今江西省贛州市);南宋高宗建炎三年(公元1129年),金兵南下侵宋,元亮起兵勤王,救得宋室皇族年約十歲的公主,後公主許配與元亮之子惟汲,並隱居於岑田(今新界錦田)躲避金兵。直至惟汲死後,公主才命其長子鄧林帶同手書上宋光宗;因公主為光宗姑輩,遂追封惟汲為郡馬,並賜鄧氏田地官爵。

鄧林之孫肖巖由錦田遷至粉嶺龍躍頭,其時為元朝年間(公元十三世紀末至十四世紀初)。而肖巖之子松嶺則被認為是龍躍頭鄧氏的開基祖,因而龍躍頭鄉的鄧氏宗祠,名為「松嶺鄧公祠」。

龍躍頭鄧氏最初聚居於老圍,後人口增多,至松嶺之孫一代分支至鄰近地方立村,計有:長房宗仁居於祠堂村;四房宗智居於覲龍圍;六房宗和的次子倫德居於老圍及祠堂村;三子修德居於麻笏圍及小坑村;四子伊德的三個兒子,分別居於永寧圍、東閣圍及新屋村。至此,龍躍頭鄉五圍六村的規模基本形成,時約為明朝初年(公元十四世紀末)。


圍村的歷史沿革
現時新界的原居民村落,不少建有高牆更樓、甚至有壕溝鐵門等作防衛,而居民亦自稱其所居村落為「圍」。但若仔細觀察比較不同的「圍村」的建築及歷史,可再將其分類為本地圍村、客家圍村、圍屋等。龍躍頭的圍村屬於本地圍村。

本地圍村的興建歷史,可追溯至明朝。當時,由於東南沿海地區經常受到海盜侵擾,而朝廷派駐的兵力有限,居民為求自保,遂在村落房舍四周加建高牆。除了防禦賊寇,圍村亦可保護村民的財產勢力,免鄰近其他村落挑戰。

新界現存的本地圍村,以鄧氏族人於明成化年間(公元1465-1487年)所建的吉慶圍最具規模;現時在龍躍頭鄉所見的圍村現貌,約建於清康熙至乾隆年間(公元十七至十八世紀)。

本地圍村的建築特色
本地圍村的佈局整齊有規律,村內屋宇排列一致,大門方向統一,圍門至圍底有主通道貫通,通道末端築有神廳,供奉不同民間神祇,如洪聖、關帝、文昌、觀音等等,是全圍居民的共同供奉場所。由圍門至神廳的通道,則成為整個圍村建設的中軸線,這建築形式與中原的城市甚至是皇宮的建築模式一致,從而可反映建圍者的文化水平,及與中原文化的緊密關係。

圍之為圍,當然離不開包圍四周的高牆。圍牆牆基通常為石砌,具規模者更為花崗石,以防賊寇挖掘牆基;上再砌以堅固的青磚。部份圍牆更有內寬外窄的槍孔,用作窺探敵人及發射槍炮。
(部份圍村建有獨立的青磚圍牆,如龍躍頭老圍等;大部分圍村則會再善用圍牆向村內的空間,用作儲放柴草及飼養牲畜,或是建屋居住,於是圍牆又成了屋牆的一部份。)

圍牆的四角,通常建有哨樓,以監視圍外情況,預防賊寇。聚族而居的鄉村哨樓,更能發揮同族圍村間互通消息的作用。

五圍六村介紹

簡介
龍躍頭鄉內,共有十一個鄧氏村落,其中五個村落四周築有圍牆,只可由唯一的圍門出入,為典型的本地圍村型式,其餘六條村則只為整齊排列的村屋,因而統稱為「五圍六村」。五圍包括:老圍、麻笏圍、永寧圍、東閣圍及覲龍圍;六村為:麻笏村、祠堂村、永寧村、新屋村、小坑村及覲龍村。

位置及前往交通
可先乘九廣鐵路在粉嶺車站下車,轉乘專線小巴54K往龍躍頭,小巴經過各個龍躍頭村落。若要細心觀賞各個景點,建議在粉嶺安樂村的樂東街橋頭下車,沿往龍躍頭的鄉村車路步行,途經崇謙堂、麻笏圍、老圍、松嶺鄧公祠、天后宮、東閣圍、永寧村、永寧圍,橫過沙頭角公路,再沿村路往新屋村、善述書室、覲龍圍、小坑村等。回程可在覲龍圍等候專線小巴回粉嶺車站。